钦秋

这里写手一枚,偶尔也乱画一通。萌很多cp——胜出胜,轰出,轰出胜,瑞金,嘉金,维勇,快新。谢谢大家支持!

随便摸了个螺丝。。。

(细节没有考虑过_(:зゝ∠)_)

不知道自己在画啥。。。

嘉金(微瑞金)

(后方人设崩坏请别在意(≖ᴗ≖๑))

看到粉丝增了我觉得很开心啊啊啊qwqqq
好想写一篇好的文报答大家的喜欢...
可是,学校最近超级多考试啊!
文更的很慢,或许会弧的呢,请大家等我!

【胜出\轰出】神父的使命③

宗教paro
恶魔胜→神父久←天使轰
ooc有,本章胜出高能(?)

前两章走评论|・ω・`)

——————————————————

绿谷在一阵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他睁开眼睛,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恰好照在他脸上,眯起眼,看见轰坐在窗台上——
轰一身白袍,张开着收敛了许久的洁白而柔软的翅膀,指尖停歇着一只翠绿色的小雀,显眼的红白头发在风中轻轻地撩着绿谷的心。

好美,好温柔。

天使和恶魔,都很喜欢坐窗台呢。

绿谷想起来爆豪也喜欢坐在窗台上居高临下的跟自己聊天,比起爆豪的大大咧咧,轰显得甚是温和。

突然轰把视线落到绿谷身上,不知为何眉头轻轻一皱。

呜哇被发现了!咦,不想我看着吗...

绿谷一惊,想翻身背对窗台再睡一会儿好了。结果他动不了。一只胳膊重重的搭在他胸口上。

他才发现,爆豪一直抱着自己睡得沉沉的。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镀着金边,一向自信得尖锐的脸庞难得的柔和,爆豪还在睡梦中。

噢,也许轰君是不喜欢身为恶魔的小胜靠的我太近,所以才皱眉吧。

绿谷不知道,轰不是不喜欢恶魔靠近自己,其实只要是爆豪胜己,即使爆豪是天使,轰也会讨厌。

绿谷想移开爆豪的胳膊,无奈爆豪实在是抱的太紧,他只好对着树上的轰抱歉地笑笑。

轰报以一个真·天使的微笑。

绿谷放下心来,回忆起昨晚,爆豪那副认真的样子,严肃的语气。

路西法,要来了。

自己终于可以赎罪了。缠绕自己十几年的梦魇,终于可以消散了。

“靠我这么近干嘛,废久。”

爆豪在绿谷闭着眼睛回忆时醒了,看着怀里的绿谷,想道,自己睡相一般般或许是件好事。

思绪被身边人坏坏的语气给硬生生拉回来,绿谷恼羞成怒:“明明是小胜你抱着我的!”

哼,气鼓鼓的样子真不像是一个十九岁的成年人啊,不如说就他妈是一个小孩子的容貌。

爆豪看自己被识破了,有点不爽的一手摁住绿谷的头,作为支撑点起身——

“废久你居然敢反驳老子。”

“好痛啊...!”

“好了,没看到绿谷难受吗,你是有多小气。”轰不知什么时候飞回来了,轻轻落在绿谷身边,跪坐在床沿,用力把爆豪的手拉开。

“混蛋—还没走啊!”爆豪炸毛了。

“没事吧,绿谷。”轰不予理会。

“呜哇...还以为头要扁了...”绿谷很无奈。

爆豪重重嘁了一声,绿谷绕过轰下了床,穿上常服,“轰君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平时会睡到我做好早餐的。

轰起身,在绿谷身后帮他披上披肩,“嗯,其实我今天要回去,大天使老爹的法事需要好好观摩。”

绿谷转过头,柔软的发梢滑过轰细长的手指,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有点遗憾的盯着轰,
“嗯,好吧,今天下午本来是要和你还有小胜一起去森林里向森林女神祈祷的呢...”

轰轻轻一笑,嘴角都留不住这个淡淡的笑容,“啊,那可真遗憾。下次吧。”

遗憾是真的遗憾,看不到绿谷祈祷的那种神圣的美丽了,但是想到会遇到森林女神丽日御茶子,想到自己会被问好久追到绿谷出久没有,就有点庆幸。只是有点。

爆豪默默看着两个人相处的融洽,心里有点别扭。

——————————————————

森林里空气清新得沁人心脾,鸟语花香,树木繁茂,绿谷跟着爆豪身后走。

这时候靠着非人的恶魔或者天使去找女神的所在地,往往比自己一个人找半天要轻松的多。

小胜最近好像有点没精神啊。

以前爆豪总是在森林里东炸西窜的,看着小动物惊慌乱逃,然后就趁乱抓一只来玩儿,不一会儿又无趣的丢掉。之后就开始让绿谷快点回去,这里超无聊的。

虽然说小胜不闹了是很好,但是总觉得最近小胜身上的法力好像有点减退了?

“小胜... ...”
“啊?”
“不...没事了。”

看着绿谷欲言又止的,爆豪不知怎的就烦躁。

最近老子总是很容易就烦躁啊!妈的!

“到底要说什么啊废久!”

爆豪扯起绿谷的披肩领子,看着对方一脸惊慌失措,心里升起几分愉悦。

艹,为什么会觉得开心...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树梢飞走好几群小雀——

『这不是那个超级猖狂的爆豪胜己吗!!!你居然为了这个人类忍着饥饿和欲望这么多年?真是笑死人了!』

是路西法!!!

绿谷察觉到爆豪很紧张。

“怎么回事!”

怎么了?小胜居然会紧张?

路西法轻笑。

『恶魔不食用人血,法力是会消减的,愚蠢的神父。就跟你们蝼蚁要吃东西差不多,我们不吃到人血,总有一天会死。啊哈哈哈哈哈哈!爆豪胜己,你也是愚蠢至极!』

声音越来越近。

绿谷惊讶地抓住对方愣住的双腕:“小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

“闭嘴!!!要老子吃你的血?废久你还早了一百年!”

『真是嘴硬啊,爆豪胜己。』
一道黑影闪过,爆豪举手就打飞。

但是爆豪一个踉跄,差点摔在绿谷身上。

“小胜!”绿谷一下子喊破了音。

『当时你在我法力最弱时趁火打劫,我不会忘记的。你就看着你心爱的人类死去吧——』

只顾着扶稳爆豪的绿谷没注意到身后迅速逼近的黑影,他感到气息不对时,已经晚了。

“可恶啊啊啊啊啊!给老子停手!”

黑影穿过绿谷的胸膛,一下子消失了,剩下绿谷捂着胸口呜咽。

绿谷大口大口的吸气,心脏处在剧烈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带来全身的刺痛。

爆豪此刻的心也痛的不像话。

“操你妈的路西法!”
爆豪捏着火焰像砍刀一样砍向移到他身后的黑影,黑影散开后狂妄大笑:

『哈哈哈哈哈!终于杀死这个蝼蚁啦哈哈哈哈哈!!!』

然后,声音和黑影一下子消失了,讨厌的气息也没有了。爆豪马上飞过去绿谷身边,绿谷在痉挛。

“小胜、小胜...抱歉...”

绿谷闭上眼睛,疼痛消失了,他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云层,云朵上绽放着几簇鲜花,还有泉水汩汩的流。
还看到了,一脸惊恐的轰。

[废久,别怪老子。]

环绕着自己的声音渐渐放大,眼前的天堂一般的景色渐渐模糊,轰冲向自己,然后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

突然,撕心裂肺的疼痛回来了,绿谷发出大叫:“唔啊啊啊啊啊!好痛!”

“喂!还好吧!”

绿谷喘着气,看到爆豪血红色的翅膀护住了四周,展开了一个魔法阵,奇怪的是,爆豪的胸口多了一个火焰状的刺青。

爆豪在轻轻地舔舐着绿谷的脖颈,惹得绿谷猛的一颤。

“嗯嗯?!”

爆豪火热的舌尖轻轻触着绿谷滑嫩的皮肤,对绿谷而言就像是有几缕电流传遍全身,令他战栗不已。

绿谷挣扎着起身,胸口的伤愈合了不少,剩下被血浸透的粘手的常服,浑身依旧疼痛。

“嘶——”

“蠢材,别动。”
爆豪左手揽住绿谷的肩膀,右手兜起绿谷的双腿,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了绿谷。

“小胜!?不用这样...”

“刚刚...刚刚老子跟你订了契约你才能活下来。”
爆豪少有的语气上带着抱歉。
绿谷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还渗着血。

“我知道废久你讨厌跟恶魔订契约,要恨老子就恨吧!”

看着自己的幼驯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绿谷发笑道:
“才不会恨小胜呢,小胜救了我的命。”

爆豪抱着绿谷的手紧了紧。

“小胜让我可以继续执行我的使命——”

“闭嘴!”
突如其来的吼叫吓了绿谷一跳。

“废久就是废久啊!让人火大!”
爆豪居高临下的盯着绿谷。

“什么破使命,这种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不管他不就好了吗!!!只会逞强!真是够了啊!”

爆豪抱着绿谷,把头深深的埋在绿谷的后颈,细细嗅着绿谷淡淡的汗味和莫名的草香味,勾着恶魔的欲望。

[好想欺负他啊、好想看他在我身下流泪...]

爆豪愈发不舍这个人去为其他人拼命,他想把这个倔强的人类占有。

[如果、如果能把你变得不再烦恼这些事,你是不是就可以乖乖成为本大爷的人——?]

爆豪胸口上的火焰刺青开始发热,绿谷脖颈上的伤口也变得滚烫。

“好痛?!唔... ...”

什么东西正正侵蚀着绿谷的意志。

“你明明就可以不用为那些人而——”

“绿谷。”

轰轻轻喘着气,出现在两个缠在一起的人的身后。

“爆豪胜己,请你不要做任何令绿谷讨厌的事。”

“烦不烦... ...啧。”

爆豪意识到自己没控制住开启了他们的契约的牵制——
恶魔可以对签订了契约的人类发出指令,那个人必须服从。

即是与催眠无差的一种方式。

“我看到绿谷在一瞬间来到了天堂,可是却一下子消失了,想到你在他身边,应该会为了救他...对他进行强制性的签订契约。”

轰看见绿谷因为爆豪取消了牵制暂时昏过去,从爆豪怀里抱过绿谷。
爆豪没有反抗,只是在绿谷的温暖离开自己的最后一瞬,指尖稍稍挽留了一下。

他洁白的长袍包裹着绿谷伤痕累累的身躯,现在还是一个跟恶魔有联系的身躯。

[啊啊,绿谷,抱歉来迟了。]

轰发动自己的法力,为绿谷疗伤。

“你这个契约,千万不要乱发动牵制。绿谷绝对不会接受你带来的结果。”

此刻的异色瞳映着日光,闪着严肃的光芒。

爆豪眼里的欲望还在燃烧,他紧紧的咬着牙想要消退这些念头,握拳的指甲嵌入了手掌。

轰抚摸着绿谷的脖颈,怜惜又无奈地抚上那个跟爆豪胸口一样的刺青。

[为什么我没能赶过来啊。]

“——绿谷他,有自己想做的事,那些事,更是他认为他必须做的事。”

轰发觉自己的声音着微微颤抖着,夹杂着不甘,自责,理解,还有压抑着的感情。

“所以,在知道他最后想法之前,你不能伤害他,我也不允许你伤害他。”


—TBC—

终于在回校前赶出来了!\( ˙꒳​˙ \三/ ˙꒳​˙)/

谢谢看完的小可爱们哇!!!深深鞠躬!

下章村民发现了变成与恶魔签订了契约的绿谷,不接受这个事实的村民大发雷霆!轰挺身相救!而爆豪被欲望侵蚀吃醋!所以下章轰出胜!

双久,而且是杀手久(?)

好的又是不务正业。。。
会全力码文的!
尽量明天回校前发神父的使命③...

来来来评论前三点文啦

粉丝居然已经有60位了!谢谢各位的支持啊qwq
然而明天开始就开学了。。。
我依然会写文的啦,希望各位能等我!(尽量每周更两篇,不过统一周六发)
所以现在搞一个点文的活动,各位喜欢什么故事或梗都可以提出来(cp是胜出,轰出,心出),评论前三点的梗一定写!其他所有评论的点文会作为日后某一些的创作参考!
再次谢谢小天使们支持!
不打tag啦!希望有人看到。。。

不务正业系列ww

P1,2花吐症的出久小天使吧...
——出久的泣颜真是让人想r...(护头)
P3是卡酱的衣橱(?)之胡乱搭配
——出久不是很会耍帅呢...
P4是出久超可爱的Plus Ultra!
——这个出久是我画的比较满意的!

私心打胜出tag!

【轰出胜】绿谷中了难以藏匿心迹的个性

轰→出←胜
ooc。
迟来四个小时的七夕短糖。

——————————————————

当你的心迹再也难以藏匿,你会怎么办呢?

(某巷子尽头)

男人攥着用个性偷来的手机,恨恨地瞪着将自己逼到死路的绿谷出久,他知道自己要去坐局子一天了,叹了一口气,小子,雄英的了不起啊。

绿谷背着书包,在追了几条街后气喘吁吁:“大叔,我知道你迫于生计啦...但是偷手机上不对的!”

最终男人被抓走,绿谷还没有发现,被偷手机的那个人看着手机回来了,头上居然掉出来几朵旋转着的粉色小花花。

(教室里)

“好了,绿谷,我知道你做好事了,不过怎么凉凉的...”
相泽轻皱眉头,一脸抱歉迟到了的绿谷身上飘来一股低气压的凉意。

“快去上课吧,这次放过你了。”

“真的!谢谢老师。”
绿谷眼睛张的大大的,不知为何居然有几个闪闪发亮的小星星浮在半空中。

全班很震惊。

相泽不可思议地伸出手抓来一个小星星,暖暖的闪闪的,在手里逗留了一会儿,消失了。

——“绿谷,你中个性了。”

嗯?!

巨大的 “えぇ?!” 凭空出现在绿谷头顶上,漫画里的特效出现在现实中,雄英精英班的全体再次震惊。

“呜哇小久没事吧?”

“看起来好重但是好像没什么的样子呢Kero。”

“什么鬼啊废久!”

绿谷看到同学们为自己担心(好吧爆豪并不像),一下子急了,连忙摆手: “啊我没事的...”

可这下,三四滴汗水从绿谷蓬松的头发中飞出来,莫名的毫无违和感。

“好了看起来不是什么严重的个性,绿谷你先上课,下课我联系局子让那个男人帮你解除掉。”

所以整节课绿谷都在好几条直直的黑线下度过,他在反省,在自责。

啊,绿谷\废久\小久这样好容易懂啊。

轰,爆豪还有丽日有点高兴的想到。

(课间)

爆豪先是转过头,不耐烦的按住绿谷的头: “妈的,你烦不烦啊?整节课发出凉意冷死老子了。”

绿谷头上又飞出汗,感受着爆豪高温的掌心在自己头上摩挲,痒痒的,还挺...舒服?

这么一想可就糟了,一下子飞出来一个红通通的小爱心。|。・・)っ♡

关注着绿谷这边怕他们打架的同学们再次震惊:卧槽这种情况下绿谷还在想什么啊啊啊!要死啊!

绿谷此刻也很绝望啊,他能怎么办。

但是,咱们的爆娇(呸),爆豪居然愣住了。

——废久这...什么意思?心动了?对本大爷心动了?吼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这个个性真好啊?!卧槽超级棒的?!

内心炸开了锅,表面上的爆豪则是一脸尽可能表现出来的“玛德智障”。

这时候爆豪不得不想,幸好中个性的不是自己。

刚这么一想,爆豪周围居然飘起了小花花以示高兴。

爆豪这样一个男人味十足的孩纸,居然有飘小花花的一天啊。丽日吐槽。

爆豪炸了那些花:“卧槽!?为毛本大爷!?”说着一把扯过还处于惊讶中的绿谷,“废久你干什么了?!”

爆豪头顶在冒火。熊熊大火。

饭田已经跑去拿灭火器了。

“诶诶诶——”

“够了,绿谷他也不知道。”

轰冷冷的声音落下,仿佛是水一样浇灭了爆豪的火,取而代之的是几个红色的青筋凸起符号。

“混蛋阴阳脸你掺和什么!”爆豪依然扯着绿谷的衣领。

轰不说话,只是把爆豪的手快速拍开,将绿谷拉过怀里。
绿谷这时候嘛,是几条斜斜的粉红色线段划在他墨绿色的头发上。

围观的同学们: 为何要脸红?绿谷你到底对谁有意思?

爆豪见前一秒还为自己飘小心心的绿谷这时候在为那个半边混蛋脸红,就很气。

“草拟妈——废久你——”又是一簇簇火焰。

轰看着绿谷在自己怀里低着头不敢承认,还有为在同学们面前失态而羞愧的样子,心里开始打鼓。

——绿谷好可爱怎么办我要坠入爱河了不对自从体育祭后就已经是了但是这样的绿谷还是让我溺死在爱河里好了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而实际上轰的表情没有波动,一如既往地冷漠。

轰默默想,嗯,自己没有中这种个性真的太好了。

说时迟那时快,轰的身边开始不停的掉红色的小心心,那场面,是反差萌吗!

冰冷的轰,掉着小心心——?!

“噗噗——”丽日憋笑。

艹——阴阳脸你果然对废久有意思!
爆豪头上的火蹭高了几分——真·火冒三丈。

嗯?你有意见?
轰身后出现了波浪状的黑色条条。

发生了什么你们两个消停会?
绿谷洋溢着无辜的小星星。

同学们: 搞什么啊你们三个!修罗场?!幸好我们没有中这样的个性否则我们头上一定顶着大大的 “???”

下一秒,出现了 “???”。

全班内心:惨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后果。

相泽推开门,看着手机说: “好了绿谷你不用担心——”相泽抬头,看到全班上空漂着紫色和竖着黑色线段,笑容凝固在脸上。

“你们... ...”

mmp这老师我不当了好累。

——中了这个个性的人出了会有漫画里的心情特效,变得难以藏匿自己的心情,除此之外不会对这个人造成什么影响,过一天就可以恢复了。

但是,接触到这个中个性之人的人们一旦有了“幸好不是我”这样的心理,也会被传染。

—END—

出久:你们欺负我qwq。

七夕快乐(已经迟了闭嘴)!!!

谢谢看完的你!喜欢是我更文的动力——鞠躬。

就想画画出久小天使的翘臀(划掉),迷人身姿。
私心打了胜出tag。

【轰出\胜出】神父的使命②

◎ ooc。
◎ 神父久。恶魔卡。天使轰。
◎ 本章多轰出。

前一章请走评论,谢谢!

———————————————————————

十月的阳光沿着教堂嵌有彩色玻璃的长窗透入教堂里面,映出满地的斑斓。

村民们在长椅上静静地看着他们的新任神父绿谷出久紧张的对着圣像祈祷。

白鸽从天窗飞入,在偌大的教堂里发出翅膀扑棱的声音,然后站在房梁上歪着头俯视。

黑色的野猫从门缝里挤进来,厚厚的肉掌在地板上无声无息的行走着,停在不惹眼的角落静静等候。

欧鲁迈特主教为绿谷进行着仪式,他一身圣洁的白色,戴着猩红色的装饰物,微微笑着——

“ 绿谷出久,请你发誓遵循
服务圣道——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传福音;
服务圣事及圣体;
成为天主子民的领袖。”

——“我发誓。”

绿谷恍惚了,如此美好温柔的阳光照着他胸前双手紧握的十字架,反射出神圣的光芒,却同时也像一道记忆划出的疤痕,深深刺痛了绿谷的心。

『你这个...混蛋小屁孩。你...害死了我们!』

什么东西的反光曾经闪过小绿谷的眼前。

绿谷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

“... ...” 白鸽和黑猫捕捉到了。

“好啦好啦,仪式结束!绿谷少年,请站起来吧。”

欧鲁迈特一往如常的豪爽地大步走下圣台,大大咧咧的样子让村民们发笑:哈哈哈,主教还是老样子。

欧鲁迈特在自己的力量减弱后,村里的大大小小的事,基本上都拜托年轻气盛的绿谷处理,村里人不知道,只当他们的主教不过是给年轻人练练手罢了。

欧鲁迈特是快要退休了,绿谷清楚。
救命恩人的力量在衰减。

那家伙,应该是察觉到了。

最近村里发生了许多恶灵伤人案,绿谷感到自己可以努力练习的时间不多了。

散了弥撒后,欧鲁迈特把绿谷叫到一边。

“绿谷少年,不用这么给自己压力的,你知道你没有错,你没必要——”

“不。”绿谷打断道,他神情坚定。

“这就是我的使命。我得完成。”

绿谷紧紧攥着圣经,意识到自己有点无礼,他故作轻松的笑出来:“啊,我的意思是...”

“没事的,我永远支持你。绿谷少年。主的光辉庇佑你。”欧鲁迈特和蔼的说,“回去吧,今天下午没活。”

“是!”绿谷点点头,高兴的跑出去。

白鸽和黑猫正要跟着走,欧鲁迈特轻轻地说:
“天使少年和恶魔少年啊——”

两只小动物惊讶地回头。碰上一个主教老头的笑脸。

“绿谷少年,拜托你们啦。”

小动物听懂了,点点头,带着感谢跑走了。

教堂里除了欧鲁迈特,空无一人。

“使命啊,总是让人难以肩负。”

——————————————————

白鸽和黑猫幻回天使和恶魔,吓了在厨房做饭的绿谷一跳。

“哎?刚刚的白鸽和黑猫,是你们?”

“嗯,绿谷你表现的很好。”轰微微笑着,帮绿谷稳住差点打翻的土豆丝。

“嘁,成为神父干什么啊!”爆豪恶狠狠的拍开轰轻轻扇在绿谷手上的翅膀。

“啊哈哈...能力所及之事嘛...”绿谷挤在两人之间,无声地提醒双方不要打架。

爆豪正想告诉绿谷些什么,突然一只手搭在爆豪肩上,熟悉的气场压迫着爆豪,他回头看——

自己的母亲正黑着脸,她一字一句地审问自己的亲儿子:“小子,家里今天开家族会议你居然敢翘掉?!”

绿谷惊讶:“啊,是阿姨!”

爆豪光己是追着儿子的气味而直接来到人界,看到儿子的人类朋友绿谷出久,表现出难得的温柔:

“这不是出久吗!好久不见,这亮晶晶的大眼睛啊!真是跟引子越来越像了!”

光己阿姨似乎是妈妈的朋友?绿谷猜测很久了。

毕竟身为恶魔,不可能不鄙夷人类,更不用说是神父。虽然小胜也不讨厌我啦。

小时候第一次见到抓爆豪的光己时,光己辨出了小绿谷母亲的气味,又看到绿谷孤身一人在异村,猜到发生了什么,温和的摸了摸小绿谷的头发,叫他加油。

“死老太婆!大爷我干嘛要回去啊!”

“回去。”光己笑着命令。

“啧。”爆豪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似的不爽地看向轰。“阴阳脸混蛋,别太嘚瑟。”

目送二恶魔消失后,轰把翅膀收起来,完全和一个普通的人类美男子无差。

“绿谷,我们一起做饭吧,接下来要寄住在你家,就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轰君!”绿谷把土豆丝放进筛子里晾在一边,“只要你想来,随时欢迎!”

轰真诚地笑了。

绿谷切着萝卜,尖锐的菜刀下出现一片片晶莹透亮的萝卜片,另外一边的轰呢,笨拙地切着黄瓜,结果拿起来却是每片大小不一的黄瓜片末端连在一起的整条黄瓜。

绿谷扑哧一笑,轰君不愧是天使中的贵公子啊。

绿谷站在轰的身边,教着这个比自己高不少的大男孩切菜做饭。

窄小的厨房里,顶着蓬松的水藻发的常服神父,和红白头发的白衣青年,很和谐地靠在一起持锅烧水。

只要和绿谷一起,轰心里不知为何总是悸动。

————————————————————————

晚上月光皎洁,夜深人静之时,爆豪还没有回来。

反正小胜应该是被家族罚了吧,明天还有弥撒要做呢。绿谷想着,跟轰道了晚安,睡下了。

被推到床上睡的轰居高临下的看着绿谷的睡颜,回想起初识绿谷的时候。


那天淫雨霏霏,他离家出走了,因为父亲的霸道和所谓的理所当然长时间压着他,他崩溃了。

逃离天堂,来到没有那个混蛋老爹势力所及的人界。

逃的太仓皇,这个天使贵公子狼狈地因为体力不支倒在小溪边,溪流涓涓,舔过浑身的新伤与旧伤,

啊啊,或许这样死了更好。

当他这样浑浑噩噩的想着时,他听到一个干净的声音:“那边的人没事吧——?呜哇天使?!是天使?!怎么受伤了?”

声音由远而近,他想着要不要逃,结果一抹翠绿对上他的视线,好看的眼睛担心地盯着自己。

“嗯,那个,要跟我回家吗?我是附近的教徒,我的力量应该可以帮你恢复的。啊,我叫绿谷出久。你是...?”

“轰焦冻。”

他之后几天在绿谷的悉心照料下,慢慢的恢复了体力。

“绿谷,你的力量很厉害的样子。”

“是吗...这个力量可以帮到你真是太好了。”

少年好像得到了什么原谅一般,释然地咧开嘴笑了。

“轰君为什么要离家出走?”绿谷问。“为什么不用法力来恢复呢?明明是天使。”

“恢复的法力是我老爹强迫我母亲结下的力量,老爹是大天使,他希望儿女可以有及圣神的力量,而母亲的稀有力量对他的后代有益,所以母亲为此受了那么多苦,都是那个老爹的错。”
他愤恨地说,神情完全不像是天使。
“我这种权势产出的代替品,用那样的法力就是纵容了老爹那种混蛋行为。”

“可是,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少年不解地歪歪头。天使的世界好难懂呢。
“无论如何,做你自己该做的事做好,不能受伤让你母亲伤心吧。”

“轰君就是轰君,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噢。”

他瞬间觉得,这个少年,是自己的阳光。

“绿谷,谢谢你啊。”

正要去抱紧少年,恶魔又出现了。
“混蛋!怎么还在啊!”

“小胜不可以吼轰君啦!”

那恶魔居然是这个力量非凡的人类的幼驯染,要不是看了几天他们的吵吵嚷嚷又不失亲密的相处方式,他是不相信的。

绿谷出久这个人,好像没那么容易就得到啊。


轰突然被绿谷的梦话拉回现实。

“...起...对不...对不起。”绿谷小声啜泣。

轰正要去叫醒绿谷,免得他在噩梦里害怕,绿谷又说了话。

“我...会补偿的... ...”

梦里还是那片废墟,几百个恶灵倾向自己,诉说他们的死全因为自己。

突然白光反射,神父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你这个...混蛋小屁孩。你...害死了我们!』

视线聚焦,是神父胸前的十字架在反射自己因为控制不住力量而泄出的圣光。

也是因为这圣光,吸引了路西法的注意。

只能,只能说对不起。

只能去尽力补偿了。

绿谷很恐惧自己的力量,可以拯救苍生,却也毁灭过几百个灵魂。

脸上传来暖意,睁开眼,轰一脸担忧。

“绿谷,别怕,我在啊。”

“轰...君。” 绿谷被噩梦吓到怦怦乱跳的心因为眼前人的靠近跳的更快了。

轰伸出手——这次,终于抱到了你。

怀里的触感甚是柔软,因为惊吓而微微颤抖的躯体很让轰心动。

“轰君...谢谢叫醒我...”

轰拍拍怀里人乱蓬蓬的头发,窗外的月光洒进来,洒到轰因为紧张去叫醒人而弄乱的床铺上,洒到被绿谷踢开的被子上,洒到两个人相拥的身影上。

月色让人沉醉。

轰望向窗外,想看到那月,却看到了一个极为不爽的身影,一双红眸盯着自己——

“啧,废久又做噩梦了?你混蛋快放开他。”

居然没有骂。

轰稍稍吃惊,对于爆豪熟悉绿谷会做噩梦,对于爆豪那狂妄的脸上那认真的神情。

“小胜你回来啦?”

绿谷扭过头,声音沙哑。然后对上眼,呆在原地。

“怎么了小胜?发生了什么?”

轰看到了爆豪眼里闪过的一丝不安。

“那个混蛋路西法,无视我们恶魔的规定,杀了自己的家族,合家族亡灵的力量在自己身上,力量强了几百倍。现在的路西法就是个疯了的恶魔。”

“今天早上我就预感到了不妥,想告诉你,废久,你现在有点危险啊。”


—TBC—

下一篇预告:多胜出,路西法现身欲杀绿谷不能,赶来的卡酱英雄救美,却让绿谷陷入村民信任危机!

啊啊啊终于产出来了!!!(昨天感冒特别辛苦赶不出来抱歉拖更了)
谢谢看完的小可爱们qwq!
喜欢和推荐是我更文的动力!!!